E星体育


让中国的不锈钢管名扬世界

实标厚度-把诚信刻在脸上

全国免费加盟热线:

4008-888-888 13588888888
当前位置:E星体育 > 关于E星 > 生产基地 >

观察 被遗忘的老工厂该如何拯救你?

文章出处:未知 人气:发表时间:2022-01-15

  老旧的厂房,高耸的烟囱,锈迹斑斑的铁轨,斑驳的砖墙静静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……许多见证时代发展和工业文明的老旧厂房,如今已经成为城市的工业印记或历史遗存,并随着产业升级和城市化进程推进逐渐沉寂。

  2021年12月14日,工业和信息化部对外公布了第五批国家工业遗产名单,要求加强国家工业遗产的保护管理,创新活化利用方式,传承弘扬优秀工业文化,促进协同发展。曾经是一道独特风景的工业遗产,如今面临着城市发展带来的新要求、新变化和新问题。

  798艺术区所在地是1952年开始筹建, 1957年10月开工生产的“国营华北无线电器材联合厂”。当时,这座电子元件厂实行联合厂、分厂、车间三级管理,共设有6个分厂,其中三分厂的代码为“798厂”。

  1961年,刚刚18岁的陈岩(化名)成了“798厂”的一名工人。陈岩告诉本社记者,他至今仍然记得第一次进入“798厂”时的震撼:锯齿形屋顶的厂房让车间显得高大而空旷,外面的阳光通过天窗斜照进来,洒落在庞大的机器上,车间内光线明亮而温暖。

  陈岩说,当时“798厂”制造扬声器、变压器、电阻、电容等无线电元器件,其产品上印有两个相连圆圈的图案,俗称双环。双环电阻、电容和输出变压器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普及率非常高,很多老机器中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。

  “国营华北无线电器材联合厂”辉煌的时候,曾有工人上万名,但是,上世纪80年代,以电子信息技术为核心的新技术革命在全世界风起云涌,因对市场变幻缺乏应有的反应,失去创新活力的“798厂”逐渐衰落。

  2002年开始,由于租金低廉,来自北京周边和北京以外的艺术家开始租赁“798厂”的仓库作为临时创作室,后来,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因青睐“798厂”的“包豪斯”工业建筑风格,开始聚集于此,逐渐使这里形成了一个艺术群落。

  如今,利用“798厂”空置厂房和建筑进行改造而成,被视为我国工业园区成功转型案例的798艺术区,可谓中国工业遗产改造为艺术区的典范。

  已经78岁的陈岩现在还喜欢到充满艺术气息的798艺术区去转悠。陈岩说,他对美术一窍不通,但他喜欢这里的气息,因为在这个厂区,他度过了人生最好的年华,这里有他一生挥之不去的记忆。

  在798艺术区开画廊的从晓(化名)对本社记者说,这里的管道、阀门、钢铁支架、车间铁门等机械留下的历史痕迹,与另类的当代艺术作品结合在一起,使时尚与怀旧等因素互相融合,相映成趣,让他看到了工业生产、建筑、美学及其他人文信息所记录的历史足迹,所以,他选择来这里开画廊。

  从一个传统工业区转变为一个充满活力,甚至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文化区,北京798艺术区是一个并不多见的成功例证,因为越来越多的工业遗产在城市建设中,都被当作占地、占资源的赘物对待,被无情拆除。

  对此,北京邮电大学副教授张静告诉本社记者:“主要还是观念存在问题,因缺少整体规划和长远眼光,一些城市的建设和规划的决策层将工业遗产当成了工业垃圾,他们只看到厂房下面土地的价值,没有看到它所承载的历史内涵价值远远超过土地本身,所以不少具有很高价值的工业遗产在城市更新中被拆除和重建。”

  坐落在兰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区域内的“甘肃制造局旧址”,创建于1872年,是为适应西北的军事行动而建立的近代官办军事工业,可谓是甘肃民族机器工业最初的蓓蕾,在2004年被悄然拆除;创建于1905年的重庆铜元局,其中的德厂、英厂是重庆最早设立的近代机械工业企业,生产铜元和银元,后被四川军阀改为子弹厂,是重庆保存最为完整、规模最大的老工业建筑群,在2005年被拆除;被称为开启了成都工业代表的“三线厂”成都无缝钢管厂,曾已经编制好再利用的规划,但最终也没逃脱被拆的命运,厂房设备在两周内被全部拆光。

  工业遗产在城市更新中频频被拆除,还因为工业遗产的概念在我国是个新生事物,更是历史遗存家庭中的一个新成员。正是因为“新”,所以大量的工业遗产并未纳入文物保护范围。

  那么,城市化进程的加快,许多完成使命的工业设施退出历史舞台,所留下的遗产究竟应该拆除还是保护?在城市发展中该如何做好旧与新的融合?如何在保护与发展中做到平衡?

  工业遗产在我国长期以来是一个被忽视的遗产类别,直到2006年,首届中国工业遗产保护论坛在无锡召开,会上通过了我国首个倡导工业遗产保护的纲领性文件《无锡建议》,工业遗产才逐渐开始得到重视。同年5月,国家文物局颁布了《关于加强工业遗产保护的通知》,工业遗产正式纳入后续的文物普查范围,不再是“被遗忘的角落”。

  但是,很多工业遗产虽有较高的历史和技术价值,却因为年代尚不够久远,又达不到文物保护的标准,也制约着工业遗产的保护和再利用。

  2016年,工信部联合财政部印发的《关于推进工业文化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明确提出要推动工业遗产保护和利用;2017年12月,工信部公布了第一批国家工业遗产名单;2018年11月5日,工信部印发《国家工业遗产管理暂行办法》,对开展国家工业遗产保护利用及相关管理工作进行了明确规定。

  张静告诉本社记者,由工信部管理我国的工业遗产,是因为工业遗产不同于一般文物,而且工业遗产的所有权人很多还是存续期的企业,而对应企业正是归工信部管。另外,虽然工业遗产同样具有文化价值,并起到文化传承作用,但工业遗产和文化遗产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比较新,虽然也受到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》等法律法规一定程度的保护,但在现实保护工作中却面临城市拆迁、土地权属、职工安置等各种难题。

  张静表示,《国家工业遗产管理暂行办法》虽然从认定程序、保护管理、利用发展、监督检查等方面,对开展国家工业遗产保护利用及相关管理工作进行了明确规定,但是,工业遗产保护法规和政策制度体系还不完善。为使工业遗产保护真正落地,就需要通过立法,进一步加大对全国范围内工业遗产的保护力度。

  “遗产”越年轻,消失的速度越快,很多人认为这些老旧厂房、陈旧设备早就该退出历史舞台,甚至一些工业遗产区域的居民也希望拆迁可以改善他们的居住环境。

  记者梳理国内对工业遗产保护和利用比较成功的案例发现,对工业遗产保护和综合利用,有博物馆模式、文化艺术产业区模式、旅游购物模式和公共游憩空间模式等,均是利用产业融合、知识传播、创意文化、休闲体验等方式对工业遗产探索,因地制宜寻求发展。

  工业遗产不仅是文化遗产,也是记忆遗产,更是档案遗产。今天,中国已进入新型工业化的新时代,作为一个年轻的文化遗产类型,它不但见证了我国近现代工业化不同寻常的发展历程,也蕴藏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价值,在经济新常态下如何保护、利用这些工业遗产,显然需要贡献各方的智慧和努力。

同类文章排行

最新资讯文章

返回顶部

XML地图